欢迎光临正能量之地,传递正能量的故事文章网站。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正能量推荐: 正能量作文 | 正能量书籍 | 励志故事 | 励志名言 | 励志语录 | 励志歌曲 | 励志文章 | 励志的句子 | 好词好句 | 口号大全

传递正能量

当前位置:主页 > 传递正能量 >

总裁的机密妻_第十章 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坚强

作者:egt哥 发布时间:2017/8/17 21:49:03 浏览:3次

  总裁的机密妻_第十章 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坚强:

 

“可是------可是------三叔,我们可以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买上好的瓷器、书画、玉器什么的,总有一样是他喜欢的,是吗?”夏琳君无措的说着,满脸的泪水,站起身,手用力的支撑在石桌上来稳定自己晃动着的身体。

“可是,孩子,你说他喜欢什么,一个帝云的总裁,能缺什么,又会看上什么?”夏卫华无奈的问。

“可是也不能表明那个男人就能接受这个啊?”

“是,不能。我也不能保证后天过去一定会成功。孩子,我也只是试一下这个办法,你明白吗?”

“我们可以高价买个女人为我们做这个事情,不一定非要我们自己去啊?”夏琳昔搓着脸上的泪,看着站着的两人。

看了下妹妹,转头充满希望的看着夏卫华。

摇了摇头“你们讲的我也想过。听人说这人的妻子几年前去了国外,这么多年一直独善其身,没有传出任何的绯闻,干净透明。如果这些传闻都是真的,这样一个人岂是一般的女子能近身的?如果传闻是假的,那么这个人的行事作风是相当严谨的,没利益牵扯的人更不可能被沾上。”

夏琳君重新坐下,一手蒙着自己的脸,托着额头,撑在桌上。

“三叔,即使我要卖,人家未必会买是这个意思吗?”

”恩。人家如果愿意,不缺。你们两人好好商量下,我去看看嫂子,后天晚上我过来接。”

听着大侄女带着绝望的声音,夏卫华有些无力的应道。

说完,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庭院的出口许久,重叹了口气,方拖着步子弯着背往住院大楼而去。

留下两个无神的女孩,盯着虚无的地方发呆。

“来,我们也回去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拉起摊坐在椅子上的琳昔:“我们回去吧!”

说罢用力的握了下琳昔的手,给彼此打气。

无声的回握姐姐的手,心里也坚信一定可以过去的。

看着身旁本该青春活力的妹妹,这几天身体的劳累和精神的压力,脸上已经出现了疲惫的神色。

心中越发坚定了刚才做下的决定,嘴角轻扬了下,觉得心一下子就轻松了。

抽手顺了下琳昔耳边垂落下的发丝,回手握起妹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知道脸上的笑多勉强,但除了笑,还能做什么呢?

像小时侯那样,手牵着手,一晃一晃的往住院部而去。

至少还有那么一双手是跟你握在一起的!

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坚强!

中间床位上的病人今天下午出院了,靠窗位置上的病人晚上就一个人,基本康复,已经不需要人陪护了。晚上两姐妹就挤在那空床位上轮流休息。

因为田淑华未彻底清楚过来,脑中积血也还没消除,神经没恢复,大小便依然是失控的,原先挂着的尿袋为了防止由于长时间使用而造成不必要的感染,听从医生的建议已经取下了,所以晚上需要人不时的起来检查下身是否干净。目前还需要大量的往身体里输送营养液,使得身体里的水分过多,可想而知,夜里需要检查的次数就增多了。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两人挨肩躺在床上,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房间里的病人都睡着了,此时静悄悄的,只有不时从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

“姐,我去吧。”盯着壁挂电视上无声的画面,夏琳昔侧了下头,看着也依然没有睡意的姐姐,压低声音耳语着。

夏琳君坐起身,拢了拢头发,指了指门外,示意出去再说。

检查了下田淑华的情况,两人点着脚出了病房。

虚掩起门,不敢离得太远,两人就靠在门边的墙壁上。

“这个事情,姐想过了。没有谁比姐更合适。”转身斜依着墙,“不是打击你,你看你,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

伸手捏了下妹妹柔嫩的脸蛋:“20几岁的人,这脸也不知道做个护理,你看看毛孔都有一粒米这么大。”

顺了下垂落在夏琳昔肩上的头发:“这头发也是,毛毛糙糙的。”

从上往下扫了眼:“这身材,你是男人你有欲望吗?”

夏琳昔被打击的,都怀疑自己的年龄跟性别了。

双手抚摩过自己的脸,顺着耳际扶过头发,再提起自己的领口,眼睛往里看了下自己的胸部。

“姐,你不能这么打击我,虽然我没你这么妖娆多姿,可是也没你说的这么糟糕啊。”嘟着嘴,夏琳昔恨恨的瞪着眼。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么你去就是了,只要你有把握能拿下那个男人,我没意见,也许这个男人能一眼看到你的内在美,愿意成全你也不一定。”

夏琳君眨着双眼打趣着。

夏琳昔就伸手去挠她,嘴里不平道:“叫你笑话我,叫你笑话我!”

一边闹着,身子一边慢慢地靠着墙壁滑了下去。

头深深地埋进了双臂中,蹲在夏琳君的脚边,双肩不停的抽动着,嘤嘤的哭泣声压抑着从臂弯中穿了出来。

夏琳君的眼眶瞬间转红,牙齿用力咬着下唇来阻止自己情绪的失控。

蹲下身,轻揉着妹妹的头发:“我知道你想救爸爸,也想护着姐姐,所以情愿牺牲掉自己是吗?可是,这个事情的确是没必要挣的,不管哪点,就只凭我是姐姐就应该我去。”

趴进夏琳君的怀里,怀抱着姐姐的腰身,牙齿紧咬着嘴唇,抑制住哭声,使劲地点了点头。

“姐,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知道!姐一定会好好的。”

这一晚,姐姐看着窗外的星星过了一夜,妹妹看着姐姐的背影过了一夜。

(责任编辑:nli哥)
大发888出纳柜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