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博狗亚洲体育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博狗亚洲体育_钟馗斩妖除鬼记_第三十章 千秋家国梦

时间:2017/8/17 21:38:39    阅读: 40次    来源:新葡京真人赌场

李希烈称帝后,收了数千名勇猛敢死之士为养子,于是准备横行天下。陈仙奇知道自己的军旅生活不会很快结束,于是召见两个亲军衙差说:“你们回鬱林一趟,帮我把秋妹与其母亲接到淮南。”左衙差说:“将军请放心,我们一定安全的把她们母女送到将军府。”右衙差说:“如果我们有失职,将军可以砍下我们的头颅。”陈仙奇大喜,把一百两银子交给他们做路费。

唐德宗命宗室李元平为汝州别驾,与大将唐汉臣、高秉哲成掎角攻讨李希烈,淮西心腹张鸾子与李希烈商议说:“听说李元平熟读兵法,有将相之器,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李希烈笑说:“李元平只不过是纸上谈兵,我要抓拿他简直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于是分兵三万让吴少诚阻击唐汉臣、高秉哲。

李元平到汝州后,既募工徒治城,吴少诚暗中让壮士应募入役,几天后入数百人,李元平豪不知觉。唐汉臣和高秉哲尚未到达汝州,吴少诚领兵乘雾而进,两军突然遭遇,淮西兵一阵大杀,王师大败。李希烈令骁将李克诚将数百骑突至汝州城下,李元平大惊,连忙下令升起吊桥,李希烈的冒充应募者纷纷和守城门的朝廷将士推打起来,李克诚飞骑而进,一阵砍杀,守城官兵大败,李元平想逃被活抓,李克诚虏元平而去。

回到淮西,李克诚把李元平扔下马,李希烈看到李元平身材渺小、无须,大笑不已,说:“连毛都没有,既然敢跟我叫阵。”李元平吓得屁滚尿流。李希烈又骂到:“盲宰相以你来抵挡我,多么看轻我啊?”李元平连忙说:“我对抗大王也是逼不得已,君要臣死臣,臣不得不死。”李希烈大喜,令将其松绑,封其为淮西判官。

拘捕了李元平,淮南兵又西进,东都洛阳大惊,士人都逃避至河阳、崤、渑等地。留守郑叔则闭守西苑,李希烈按兵不进。

李希烈攻陷汝州后,唐朝左宰相卢杞对德宗说:“太师颜真卿德高望重,不如派其为使者,劝降李希烈。"德宗李适同意。朝臣听闻颜真卿要出使淮西后,大惊失色。右宰相李勉秘密上奏说:“李希烈残暴,杀人不眨眼,颜真卿一去就不会再回来,国家将失一国老,朝廷将蒙羞”。德宗不理。颜真卿来到洛阳,河南尹郑叔则对颜真卿说:“李希烈狼戾无亲,倔强不法,往必不免,宜少留,须后命。”颜真卿回答说:“圣旨能逃避吗?”于是义无反顾的出发。

颜真卿到淮西后,开始宣读圣旨,李希烈的养子们就冲上来,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尖刀,围住颜真卿谩骂说:“老东西,你不想活了,既然来淮南撒野。”颜真卿面不改色。陈仙奇用身子护着颜真卿,训退众人,李希烈让颜真卿住进驿馆。

明日,李希烈来看望颜真卿,李希烈心高气傲的对颜真卿说:“你现在是笼中鸟,翁中鳖,本王要你写信给李适替我洗刷自己罪行,不然你性命不保。”颜真卿不听。李希烈就借他的名义派颜真卿的侄子颜岘与几个随从到朝廷继续请求,颜岘回到长安,对德宗说:“李希烈称帝造反完全是朝廷宦官所逼,是不得已的。”德宗李适不听。颜真卿知道李希烈利用自己的侄子,于是对陈仙奇说:“我愿意写信给皇上。”李希烈大喜,立即令陈仙奇准备笔墨给颜真卿,颜真卿龙飞凤舞、奋笔疾书,写好信后给侄子带回去,颜岘刚走出门口,李希烈一把把信抢过来,打开信一看,原来信是颜真卿写给儿子的!信上说:“为父年事已高,你们不必挂念,要严谨地敬奉祖宗,抚养孤儿,忠于国家”。李希烈看到颜真卿的信大怒,派李元平劝说颜真卿,李元平来到颜真卿的住所,颜真卿斥责李元平说:“你受国家委任为官,不能报答国家,你这个叛徒,想我没有兵杀你,还来诱说我吗?”李元平羞愧而退。

几天后,叛逆四王的使者来到淮西,李希烈设盛会款待他们,大家开怀畅饮,酒甘之时,李希烈对陈仙奇说:“唤颜真卿来,我要当众羞辱朝廷。”陈仙奇心如刀割,但是又不得不去做。陈仙奇把颜真卿带到后,李希烈给颜真卿赐座,随即令左右借唱戏攻击和侮辱朝廷。颜真卿愤怒的说:“您是皇帝的臣子,怎么能这样做!”起身拂衣离去。李希烈非常惭愧。当时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等藩镇的使者都在座,大家对李希烈说:“很早就听说太师的名望高,品德好,您想当皇帝,太师来了,选人当宰相,谁能超过太师?”颜真卿斥责说:“你们听说颜杲卿没有?那是我的兄长,安禄山反叛时,首先起义兵抵抗,后来即使被俘了,也不住口地骂叛贼。我将近八十岁了,官做到太师,我至死保持我的名节,怎么会屈服于你们的胁迫!”众人面尽失色。李希烈大怒,对陈仙奇说:“将颜真卿逮捕,用甲士看守,他如若逃跑,唯你是问。”陈仙奇大惊,于是把颜真卿押入死牢,陈仙奇对牢中的看守士兵说:“你们要好好对待颜真卿,他有什么差迟唯你们是问。”士兵们应诺。

江陵节度使张伯仪与大将贾耽、张献甫收安州,李希烈令吴少诚迎战,两军对垒,吴少诚出马,张伯仪令张献甫出战,战不三十会合,吴少诚砍张献甫于马下,张伯仪大怒,领军冲杀,双方大战,正在胶着之时,李克诚领兵五千赶到,淮西兵一阵大射,官军大败。张伯仪中流矢,于是落慌而逃,失所持节。吴少诚追及,张伯仪奋刀与吴少诚大战,两刃相向吴少诚,吴少诚以双刀抵挡,双方大战四十回合,张伯仪眼看不敌,贾耽飞马来救,大叫说:“将军先走,我来抵挡吴少诚。”张伯仪策马而逃,至汉水,正好野外江上有条船,张伯仪大叫:“船家快渡我过河,我重重有赏。”船家于是把张伯仪送到沔州。溃兵至江陵,哭于廷下,张伯仪妻贤惠,出来安劳慰问大家说:“邪不胜正,李希烈迟早灭亡,大家勉之。”于是出其家帛给之,军心乃定。张伯仪收散卒还江陵。

吴少诚大捷,李希烈大喜,令人在庭院中挖了一丈见方的坑,怒说:“我要活埋了颜真卿这个老匹夫。”陈仙奇说:“颜真卿德高望重,请大王不要这样做,不然会失天下民心”。李希烈乃放颜真卿一马。颜真卿听闻李希烈要活埋自己,约见李希烈说:“死生有命,何必搞那些鬼把戏!”李希烈激怒,把荆南节度使张伯仪兵败时的旌节以及被俘士兵的左耳送给颜真卿看,颜真卿痛哭扑地,气绝后又苏醒,从此不再与人说话。

左右衙差骑上战马,飞快的向南方出发,半年后回到鬱林,鬱林已是物是人非,很多人都认不出左右衙差,县衙已经换了新县令。左右衙差来到杨秋妹的家中,发现其家已经破烂不堪,两人只好向村民们打听,村民一听说是找杨秋妹,个个躲避。左右衙差无奈,只好先回家看望父母,来到村口,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左右衙差笑说:“我们是县衙以前的衙差贺知章和陈子让。”贺知章的父母听闻儿子回来了,连忙奔跑出来迎接,看到儿子裘马鲜衣,大喜说:“你们总算回来了!”贺知章拜见父母,陈子让笑说:“别拜了,我肚子很饿了,我们先吃饭吧。”其父母连忙磨刀霍霍向猪羊。

两人大吃一顿后,贺知章问父母:“你们知道石屋村赵春生的夫人和其母亲的消息吗?”贺母回答说:“听说秋妹的母亲前几年就去世了,杨秋妹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传言李地王以前看上赵春生的夫人,去年李地王被雷劈,他的夫人二姨太还到衙门告杨秋妹谋杀他丈夫,后来县官判了李家诬告,杨秋妹就不知所踪了。”贺知章连忙叹息,陈子让也沉默不语。其父亲问:“你们找杨秋妹和其母亲干什么?”贺知章说:“其实我们现在都成为了赵春生的手下,赵春生在淮南做了大官,是他令我们回来接杨秋妹母女的。”其父说:“听闻赵春生和杨秋妹是下劲塘村三娘做媒的,你们可以去问下三娘。”陈子让说:“事不如迟,我们立即去问三娘。”两人于是骑上战马向下劲塘村奔去。

来到三娘家,只见一个老妇人坐在门口,贺知章和陈子让连忙施礼,贺知章说:“婆婆请问你可是三娘?”老妇人回答:“我是三娘,你们要找谁?”陈子让说:“请问你是否知道杨秋妹现在在哪里吗?”三娘一听‘杨秋妹’,立即说:“你们找秋妹有什么事?”贺知章说:“我们是赵春生的属下,赵春生现在在淮南做了大官,他令我们回来接杨秋妹和其母亲。”三娘大哭,说:“杨秋妹与其母亲已经去世了!”贺知章和陈子让如晴天霹雳。三娘大骂说:“赵春生那个畜牲,既然做了大官,为什么不早点回来接秋妹?”贺知章无奈的说:“他也是身不由己。”陈子让说:“三娘是否知道杨秋妹埋葬在哪里?”三娘一边哭一边说:“我也不知道她埋葬在哪里,只不过她活着的时候经常上勾漏山盼望春生回来,有一天晚上我不见她在家,于是独自上山找她,没想到只看到一堆很像她的石头在山顶,接着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身影了。”陈子让和贺知章大惊,两人连忙上马奔向勾漏山顶。

来到山顶,已是黄昏时分,只见山上草木凄凉,秋风瑟瑟,寒鸦"哇"的一声响起,陈子让和贺知章不禁打了个冷战。突然,杨秋妹的灵魂漂出,用凄凉的声音问道:“你们是找我吗?”陈子让和贺知章吓得双脚发软,贺知章连忙用害怕的声音说:“我们不是来找你,我们来错地方了。”两人于是骑上战马飞快奔逃。

来到山脚,两人身体还有点颤抖,陈子让对贺知章说:“我们向陈仙奇担保过‘如果我们有什么失职,他可以砍下我们的头颅,现在杨秋妹死了,我们不如不回淮西了?’”贺知章说:“不行,做人不可以言而无信,杨秋妹不是我们失职而死的,我们要如实回报了。”陈子让觉得也是。两人于是回到家中拜别父母,骑上战马,飞快的向淮西返回。

版权作品,未经《博狗亚洲体育》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博狗亚洲体育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  

内部服务器错误 - 错误 3004

错误类型:写入文件失败。
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