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香,魔王的惑世狂妃_第088章 那白公子死了

清博大数据 2017/8/21 3:07:46 阅读:45

白木头救她时其实百里沉枫已经开始冷静了,但是白木头并不知道,棠兮茉想他也是一片好意。

“王爷,当时在场的还有炎燚,凭我一个人怎么隐瞒得了,我只是不想连累无辜,若你想知道我也可直接告知你。”

因为还坐在地上,棠兮茉便双手撑在地上,先把一双脚架到贵妃榻上,然后类似俯卧撑的姿势利用膝盖和双手重新躺回到贵妃榻。

百里沉枫看着她的动作一点都不优雅,也有点艰难,但没有让人进来帮她,他还在生气呢。

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躺好,棠兮茉双手放在腰上,“王爷,伤你的那个人对我有恩,他叫白木头,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如果不是他,那伤你的就会是炎燚,难道你也想处罚炎燚么?”

“是个男人?”他凤眸微咪。

“对,是个男人。”棠兮茉不解,这恩人还分男女?

她不知道,百里沉枫模糊的记忆里有个片段就是一个男人搂着棠兮茉的腰身!

她和其他男人有这么亲密的举动,百里沉枫心海浪潮翻腾,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喊了来人洗漱。

一番梳洗罢,早膳过后,棠兮茉坐轿子回茉园。

银屏和青葙见棠兮茉又受伤了,心疼却也不能说什么,王妃每次见王爷,貌似没有不受伤的。

她们俩是见怪不怪,但是白莺不一样。

早在小倌馆她醒来时棠兮茉已告知她,她是女扮男装,在马车上又告诉她住的地方水深火热,没想到棠兮茉竟然是沥王妃,而且还是不受沥王待见的。

“她们俩说你是王妃,此次受伤可是因为我们?”白莺在想是不是她和白木头住进来的原因。

“不关你们的事。”棠兮茉边说边让银屏和青葙扶她上榻。

“王妃,那个白公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回来到现在都没有出过房门。”

咚咚!银屏说着话,同时传来敲门声,她便走了出去。

“王妃,那白公子死了!”

被门外宽叔的声音一吓,棠兮茉第一个想到的是不是百里沉枫杀了他,“准备轿子,我去看看。”

茉园外的侍卫客房中,棠兮茉在银屏和青葙的帮扶下坐到床榻边的椅子上。

此时白木头躺着,棠兮茉用手探了探,发现他的确没有呼吸了,唇色发白,嘴角有黑色的血迹,那是毒血。

“宽叔,什么时候发现的?”棠兮茉心里其实有了个大概。

“一刻钟之前,白公子一个早上都没出房门,我奇怪着就进来看看,结果就发现他躺着没了气息,官大人被王爷叫过去了,所以……”

宽叔不说棠兮茉也明白,这白木头一个外人,他也不敢去请官恩仇过来替他看身体。

棠兮茉又检查了一下白木头裸露的头部、劲脖、手臂等,“宽叔,你把他的上衣脱光。”

“王妃,这万万不可,这白公子虽然死了,但始终男女有别,身份有别,而且他还是一个死人,这横说竖说都必须避嫌……”

听着宽叔吧啦吧啦地说着,棠兮茉早知道就让宽叔先离开好了,但目前这情况她还是要看看他的身体状况,“就脱上身,照做吧,没事。”

宽叔最终无可奈何地脱掉白木头的上衣,他果露的上身长了密密麻麻的褐色点子,棠兮茉伸手按着白木头的人中。

“银屏,去把白莺叫来,青葙,你去找官大人,顺便让他带些银针过来。”

两个丫头听令后就出去了,管家站在一边看着棠兮茉,这房里现在没有其他人,为了护住棠兮茉的清白,他可不能走开。

见宽叔严肃的样子,棠兮茉不由得觉得好笑,“宽叔,我现在要救人,你可别阻止我呀。”

宽叔倒是听懂了棠兮茉的话,“王妃,白公子他……?”

“他还没死。”棠兮茉没有解释太多,她知道这么说已经足够了。

因为离木榻足够近,棠兮茉利用双手和膝盖的力量轻易就到了木榻里方,她跪坐在白木头旁边,开始给他做急救。

看过白木头的症状,她就知道他是中了毒。

而这毒估计是魔杀教用来对付小倌人的,要不然以他不弱的功力也不至于被当成小倌来拍卖,中毒才会受制于人。

现在叫白莺过来,至少看看她身上有没有救他的解药,如果没有,棠兮茉得自己去配,她能低调还是尽量低调吧。

宽叔虽然很怀疑棠兮茉的话,但是见她认真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是她双手直接在白公子身上“摸来摸去”的,宽叔感觉有点接受不了,心想王爷肯定会生气。

“王妃,你找我?”

门没关,白莺说着就直接走进来,一眼看到满身褐色点子的白木头,愣了一下,随之神情了然。

“是否有解药?”

棠兮茉直问,没有停下交叠的双手,继续给白木头做心肺复苏。

她可是把古代和现代的知识都混合利用了,只是她不知这在宽叔眼里就是“摸来摸去”的动作。

“有的。”白莺抿唇道。

她真的很佩服棠兮茉,连他们魔杀教的毒都能一下看出来,看来比他们魔杀教那个自称神医的人还要厉害。

毕竟那神医也说过她命不久矣,可是棠兮茉还是救回了自己的一条命。

白莺把解药拍进了白木头的嘴里,“解药吃了,但这后续还是要找个大夫过来。”

棠兮茉点点头,等官恩仇来了,她就可以避嫌了,这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她想官恩仇知道怎么做的。

看着白木头,棠兮茉若有所思,这魔杀教看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他们给白木头下的这种哑巴毒特别毒,不能说话,一旦说话就会终身哑巴,难怪白木头总是不出声。

而且还不能运功,运功过后就会休克,休克时间太长就会毙命!

它的解毒方法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吃了解药,中毒之人就可以发声,第二个阶段就是与人欢好,不管男人或者女人,或者是做全身心的针灸。

棠兮茉觉得,与人欢好还不管那女这一方法真是奇葩,果然是用来控制小倌人的。

在白莺的参扶下,棠兮茉重新坐回椅子上,在官恩仇过来后,确定他愿意救白木头便回了茉园。

而棠兮茉事先交代他带银针过来,此事如此有先见之明,官恩仇虽然疑惑,但也没当场问及。

当天傍晚,青葙给白木头送饭菜。

见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床榻上,都不下来吃饭,青葙不由得带上脾气,特别是她家小姐交代了要让他吃饭。

“公子,你必须起来吃饭。”

白木头昨夜回到这里,他知道自己中毒的事情,但是见身上的褐色点子没了,“谁帮我解的毒?”

他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倒是挺好听的,青葙便告知他今天发生在他的事情。

“虽然解药是白姑娘给你的,后续是官大人帮你的,但是如果没有我家小姐,你可能已经被埋葬了。”青葙打开话匣子,顺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原本大家都以为你死了,白姑娘后来也说你其实已经在等死了,只是小姐说你那是什么休克之类的,还有得救,然后小姐后来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见白木头还是愣愣的,青葙想了一下,便认真告诫道:“反正你这命,我家小姐的功劳最大,所以你要记住,事事都要以我们小姐为主!”

青葙一副她家小姐最大的样子,白木头漠然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动容,仿佛认同了青葙的话。

而他奇怪的是,他已经知道这个唐墨是王妃,为何这丫鬟还是称呼她小姐?

既然是男扮女装,想必唐墨这名字也是假的。

想到昨晚他偷偷四处观察时遇见沥王发狂而伤她,而下午那个官大人在帮他做全身针灸时对他说过的话。

他说,棠兮茉是沥王妃,不管王爷待她如何,若不是性命攸关时刻,即使与王妃认识,也让他注意避嫌。

不管王爷待她如何?细细考虑这说法,看来沥王并不喜欢她。

这于他而言,甚好。

白木头眼里有着他自己才懂的深意。

日子又过了几天,一直呆在茉园里的棠兮茉实在坐不住了,双脚已经能走,只是走久了还会痛,但适当休息就好。

这天她在雨茉长廊走着,也稍微活动一下筋骨,累了便坐在长廊边的长椅上,正好遇见宽叔带来了阅林书院最新发出的通告。

过几天就是七月乞巧节,乞巧节当天会有皇家活动。

而在皇家活动前也就是乞巧节的前一天,皇上会对书院的学生进行检查,说白了其实就是现场出题考考学生。

而棠兮茉虽然已嫁人,但是因为年纪尚小尚未正式完成书院的学业,自然是要参加的。

棠兮茉对这些所谓的检查一点印象都没有,宽叔告诉她皇上会让学生先自行选择自己擅长的项目再统一出题,让她先安心养好脚伤。

因此棠兮茉便心安理得地养多了两天,直到皇上莅临阅林书院那天,棠兮茉才去上学。

皇城国际娱乐城首存.
皇家捕鱼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皇家捕鱼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皇家捕鱼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