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正能量之地,传递正能量的故事文章网站。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正能量推荐: 正能量作文 | 正能量书籍 | 励志故事 | 励志名言 | 励志语录 | 励志歌曲 | 励志文章 | 励志的句子 | 好词好句 | 口号大全

传递正能量

当前位置:主页 > 传递正能量 >

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三十七章 机上邂逅

作者:zai哥 发布时间:2017/8/17 21:48:36 浏览:1次

  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三十七章 机上邂逅:

 

四月份,一天晚上睡觉前,梅子翻看一本杂志,上面有篇文章说:婚姻进入平淡期后,夫妻间没有了激情,常常会觉得什么都不合意,为一些小事发生争吵。所以想要婚姻幸福,需要付出努力去经营,而婚姻里的激情是要靠自己去创造的,和老公、孩子一起去旅行也算是一种方法……

梅子脑中灵光一现,眼睛霎时闪闪发亮,蒋伯同正准备去南方出差,说白了是单位给的一种福利,说是出差,其实就是公费去旅游,听说他们单位还允许带家属同行,家属费用自理。

梅子想再努力一下,或许这是上天给的一次机会,如果不试,这辈子都会后悔吧?当然也可能试了更后悔,但是不试谁又能知道结果呢?

梅子怀着热切的心情等着晚归的蒋伯同,一见他就迫不急待地与他商量,“听说你这次出差可以带家属同行,我们把孩子带上一起去吧,四月份正是去南方旅游的好季节。”

蒋伯同惊诧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这次出差可以带家属同行?”话里满是怀疑。

“我无意间听到你们单位的人说起的。”梅子知道蒋伯同是在怀疑她监视他。

“哦,算了吧,孩子要上学,不能耽误孩子上学,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蒋伯同坚决拒绝了梅子的提议。

梅子不死心地继续游说:“你再考虑考虑吧,这次真的机会难得,孩子缺这点课,以她的聪明很容易补上的,我们从没有一家人出去过,带孩子出去长点见识,还可以增进一家人的感情。”

蒋伯同皱眉决绝地说:“以后再说吧。”说完拿起手机去了卫生间。

梅子没有吭气,瞬间她的心伤成灰,蒙上尘。

半个月后,蒋伯同出差回来。

第二天上班时,梅子路过二中队的办公室门口,从正在与人高声八卦的李玉梅嘴里听到了蒋伯同的名字,好奇地停下了脚步。

原来李玉梅正在给二中队的人发布新闻,她说公安局的人都在传,梅子的老公蒋伯同这次出差,带着他的徒弟柳随心,柳随心是请假自费去的,一路上两人犹如夫妻,寸步不离,梅子很快就会成弃妇了。

梅子心中一颤,回家也就对蒋伯同的言行关注起来。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梅子见蒋伯同整理旅游的照片。只见蒋伯同目不转睛地盯着照片,暖暖地笑着一张一张往影集里插。整理好后,抱起影集躺到床上继续翻看,惬意地翘着二郞腿,还一抖一抖的,嘴边带笑,微眯双眼,似乎仍在回味。

“这么开心,都去哪些地方了,让我看看。”梅子微笑着说。

蒋伯同一愣,笑容立刻消失,迟疑了一下不情愿地把影集递给梅子,很冷淡地说:“你看吧。”

所有的合影里都有柳随心,有的是两人的合影,有的是集体合影,但每一张合影里柳随心都是紧紧挨着蒋伯同的,看来传言属实。

梅子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你的徒弟柳随心不是合同工吗,也有资格去?警察的待遇就是不错!”

蒋伯同讪讪地说:“她是自费去的。”

“哦这太腐了啦http://www.tangshan0.com 。从照片上看,你们两人挺亲热的嘛!”

蒋伯同立即坐起来解释道:“老婆,你别听别人瞎说,她是我徒弟,一口一个师傅地叫着,我没办法,一路上只好照顾她点。”又是他一惯的作风,理由充分,打死不承认。

梅子明白了蒋伯同为什么不愿意带她和孩子去的原因了,脸上的笑容实在挂不住了,她盯着他的眼睛越来越冷,“够了,讲不通,我听够了你的谎言,我们……到此为止。”她低低的,似自言自语地吐出这句话,对她而言,如同凌迟。

终于,事实让她明白了,不是所有人的灵魂都可以救赎,她不打算再去做挽救他灵魂的无用功了。

由于鹿湾市环境优美,社会稳定,生活舒适,经济和谐,市民幸福感较高,被评为全国宜居城市。

其实真正原因是鹿湾城市小,人口少,第三产业不太发达,外来流动人口少,城市管理工作比较好做,因此鹿湾市的城市管理工作在全省得到一致好评。

今年,鹿湾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申报了全省行政执法先进单位,获得省级先进后准备申报全国行政执法先进单位。

十一前,省里在检查验收时虽然过关了,但检查组直言想申报全国的先进单位,在资料和汇报材料上有差距,希望市局能走出去,向全国做的比较好的地方学习。市局简局长对市局担任这项工作的工作人员的能力不满意,可市局也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于是文局长向简局长推荐了梅子。

因此,十一后,简局长带上梅子准备到南方几个城市走一圈学习学习。

一上飞机,梅子就不错眼珠地盯着走道两边的座位号,忐忑不安地寻找着座位。因为第一次坐飞机,不太清楚飞机上的坐位是怎么安排的,怕一会出差错。

由于有人放行李,行李有点大放不进去,站在走道上整理行李,挡住了走道上的行人,致使登机的队伍停了下来,走在梅子前面的简局长随着人流停下了脚步。梅子眼睛看了上面,也就忽略了下面,被简局长的脚一绊,差点摔倒,手本能地去扶东西,手上的包碰到了旁边头等舱座位上一位戴眼镜的男士。

梅子尴尬地颔首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士用他骨结分明白皙的手扶了下眼镜,扭头温文尔雅地说:“没关系。”当两人的视线碰上后,瞬间愣住了,男士竟然是也去上海出差的秦东凯,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秦东凯。

秦东凯仰望着梅子,面容冷寂,镜片后幽深的目光暗潮涌动,却深不可测。在他眼里一切似乎都停滞了,时间和空间不复存在。

十月,西北温暖的阳光透过小小的机窗斜斜地照在梅子身上,她的脸上仿佛被镀上一层金色,双眸熠熠生辉。

两人差不多有十年没见面了,梅子只知道那次生日后,秦东凯很快离开了鹿湾,调到了省城工作。之后两人没有再联系过,没想到今天在飞机上邂逅。

再见梅子,秦东凯的情海翻起巨浪,让他在三个多小时的行程无法平静。

那天晚上,秦东凯失魂落魄地离开梅子的宿舍,态度蛮横地赶走了苏菲。漫无目的地在夜色中穿行,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只是觉得胸口堵的慌,似乎要爆炸了,只想找到一个方法舒缓胸中的不适。

当他在冬日的寒风中紧紧揪着外衣,浑身打着哆嗦时,抬头发现自己站在一家商店门口,略作思忖迈步走了进去,冷着脸无视老板的热情招呼,取下眼镜擦干净上面的雾气戴上,两手伸进衣兜中,茫然打量着商店的货物,默默伫立良久,买了一瓶白酒,拎着向办公室走去,关上门独自抽烟酗酒,宣泄心中的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泪流满面意识不清的他,突然闻到了女人的体香,醉眼朦胧中看见一个女人在为他清理呕吐物,给他喂水。他一把抱住女人,心中欢喜地呢喃着“梅子,梅子。”不顾一切地欺身上去,把“梅子”按倒在沙发上亲吻,“梅子”竟然没有反抗。

心中一个声音高声叫嚣着,勇敢一点,得到她,她就是你的了……

第二天,他才知道照顾他的女人是苏菲。他没有办法面对苏菲,更没有办法面对梅子。只好让父亲把他调回了省城,苏菲的父亲也把她调回了省城,回去后两人在双方家长的撮合下很快结了婚,第二年就生下了儿子。

这些年,两人过的不好也不坏。他把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了官场上,再加上父亲和岳父的关系,现在已经是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之一了,如果不出差错,将来走上省级干部的位置应该不会有问题。

在上海的第二天晚上,秦东凯打电话约梅子去参加同学聚会。一晃同学分别已经十几年了,还真的很想大家,没想到竟然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同学到场,除了3个上海的,其余都是接到秦东凯的电话从上海周边赶来的,老大许国强也从东北赶了过来。

经过十几年岁月的沉淀,再见到一张张曾经很熟悉,现在有些陌生的脸庞,大家欢叫着彼此的名字,分外亲切,你握着我的手,我拥抱着你,紧紧不愿松开,很快就回忆起十几年前那段充满着喜、怒、哀、乐的岁月,依旧那么鲜活、那么生动,那么让人牵挂,久久不能忘怀……

经过十几年的磨炼,人人都在滚滚红尘中体味过人生百味。有的同学历经艰辛沉浮于宦海仕途,事业有成;有的同学淡薄名利,过着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平静生活;有的同学随着社会改革的浪潮,投身商海,做了商海弄潮儿……不管是哪种人,统统都被如梭的岁月推到了淡然处之的年岁,少了些轻狂多了些成熟,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沉稳,人人肩上挑满了对家庭、社会、事业的重担。

聚会结束,许国强、秦东凯、梅子慢步在霓虹灯闪烁的街头。深秋的夜晚,凉风习习,梅子拢了拢身上的风衣,三个人无言地行走着,谁都没有开口。

“梅子,你还好吗?”终于许国强嗓音低沉地开口问道。

梅子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攥了一把,她最怕他们问这个问题,但也知道他们肯定会问,扯起一丝微笑说:“不知道你问的是工作还是生活?”

“工作、生活都问。”许国强移步用他胖了点更加魁梧的身体挡在梅子面前,不容她有丝毫的回避,注视着她坚定地说。

“工作与你们相同的是也在政府,不同的是还是一般科员。生活一团糟,就快离婚了。”梅子见避无可避,低头看着脚下,茫然答道。

突然吹来的一阵风像呜咽似的,路边的梧桐树簌簌发抖。无数落叶在青砖地面上翻滚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梅子再次拢紧风衣,闭上眼睛,当她重新抬起眼睑时,双眸却在诉说着深重的痛楚与哀伤……

“你们呢?”她自言自语似的问,嗓音也像寒风中梧桐树上的落叶般轻微。忽然,她睁大眼睛,昂首极目,像在闪烁的寒星间搜寻什么,其实只是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许国强脸上挂起丝淡淡的笑容说:“毕业第三年我就结婚了,婚后第二年生了个女儿,日子过的还凑合,去年升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秦东凯扶了扶眼镜,声音黯哑地说:“我从鹿湾调到省城后就和苏菲结婚了,婚后第二年生了个儿子,现在过得还可以,我是今年升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这两个人精果然不是一般人,以这个升迁速度,将来走上国家领导人岗位都有可能。梅子在心中腹诽了一下,嘲讽地说:“人还真是不能与人比,与你们一比我就没法活了。”

许国强瞄了眼梅子,转向秦东凯笑嘻嘻地说:“老三,不是哥哥说你,你也太不地道了,老同学都不拉一把。”

秦东凯左手悬垂,右手五根削瘦而柔软的指头支撑着宽阔凸出的额头,微闭两眼,像是在思考怎样回答许国强的话,但最终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梅子笑瞪了一眼许国强说:“老大,你别害我,我对你们的生活没兴趣,不想每天生活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中。”

许国强不理梅子继续玩笑似的说:“秦算上这场失利http://www.ag-16.cc 东凯不帮你,我帮,回去我就给你发调令,把你调到我们省去,有我罩着,保你仕途一路顺风顺水。”

梅子嗔骂一声“神经。”

秦东凯看着梅子,一脸愧疚地说:“对不起,这些年我只想着忘记鹿湾,忽略了你,回去我会帮你的。”

梅子勾唇淡淡一笑,声音哽涩地说:“谢谢你们,你们有这个心就好,真的不用,如果有需要我会主动找你们的。”

秦东凯和许国强把梅子送到酒店门口告别时,梅子因为纠结与蒋伯同的婚姻,问了他们一句:“你们除了自己的老婆以外,还有其他女人吗?”她想知道这两个曾经自己很熟悉的男人是不是也与现在社会上的其他男人一样。

两人愕然互看了一眼,异口同而阳光http://www.ag-27.cc 声地说:“没有。”

回答的太过快,梅子拢了拢风衣,意味深长地朝他们笑了笑转身走进酒店。

晚上,住在一个房间准备彻夜长谈的的秦东凯和许国强关了灯,各自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秦东凯问许国强,“老大,除了你老婆外,你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吗?”

静静的黑暗中,片刻后传过来许国强干涩的声音,“有,还不至一个。你呢?”

秦东凯有些飘渺的声音传出,“有,有一个。”

许国强问:“如果你娶的是梅子,你会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吗?”

秦东凯迟疑地说:“我不知道,可能也会有。”

“我不会有,我娶的老婆长的很像梅子,现在外面的女人或长的像梅子,或气质像梅子。如果我娶的是梅子,我知道她一旦发现这种事结果是什么,所以我不会去做只要做了就会让自己后悔终身的事。”许国强肯定地说。

秦东凯惭愧地说:“老大,服你了,你一直都比我强。”

“强什么强,还不是和你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受难却无能为力。不过,你真得好好帮帮她,否则我饶不了你。”语气听着强硬,却透着浓浓的伤感。

秦东凯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兴奋地说:“明天,她和她们领导去苏州,我们送他们去吧。”

许国强脑中电光石火一闪,在黑暗中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第二天,当梅子与简局长拖着行李走出酒店,却见秦东凯双手放在风衣口袋里,儒雅地靠在一辆黑色奥迪A6L上,许国强潇洒地敝着风衣,两只手抱在胸前斜斜地靠在另一辆黑色奥迪A6L上,两人均笑望着梅子。

梅子以为他们也要走了来告别,就拖着行李箱笑着上前问道:“你们是来告别的,怎么不上去?”

许国强说:“我们来送你们。”

梅子挑了挑眉,她没有听懂老大的话,正准备问清楚,秦东凯却说:“梅子,上车吧,我们送你们去苏州。”

梅子一听赶紧说:“不用,不用,太麻烦了,我们坐火车去就行了。”

“走吧,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反正我们没啥要紧事,十几年没见了,就当老同学一起去游苏州。”许国强说着,已经打开车的后备厢,不容分说拿过梅子的行李箱放了进去,秦东凯也把简局长的行李箱放了进去。

梅子一看再说什么都有些晚了,只好对简局长说:“简局长,这两位是我大学的同学,他们也要去苏州,我们坐他们的便车去吧。”

简局长尽管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也只是矜持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梅子的提议。

明明各带了一辆车,秦东凯却把他的车放回了办事处,挤上了许国强的车。简局长坐在副驾上,梅子他们三人坐在了后排。尽管许国强人高马大的,但后排并不显得的挤,甚至还很宽松,梅子靠在后坐上,伸直腿脚才够到前排座位,她总算领教了什么叫领导的车。

车上高速后,秦东凯扭头看着坐在中间的梅子,微微一笑说:“梅子,不给我们大家正式介绍一下吗?”

梅子不想让简局长知道秦东凯的身份,只好给简局长说:“简局长,这两位都是我的大学同学,戴眼镜的是秦东凯,人高马大的是许国强。”

然后给秦东凯和许国强介绍说:“简局长是鹿湾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我的领导。”

梅子话音一落,秦东凯微笑着热情地把手伸向简局长说:“简局长,你好,认识你很高兴。我是梅子的同学,也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秦东凯。”

许国强也凑热闹,向简局长伸出手说:“你好,我是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许国强。”

刹时,简局长出了一身冷汗,不足170公分干瘦的身体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收回手时紧张地挠了一下头顶不多的几根灰白头发,在心中对梅子不免有些抱怨:你早点告诉我秦东凯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呀,偏偏要玩什么低调,现在弄得两个厅级领导开车送我一个小小的局长多被动啊?

当然,已经混成官场老油条的简局长非常明白,如果不是梅子,别说两位省部级领导开车送他去苏州了,只怕人家连看都懒得看他这科级的干瘪老头一眼,浑身不自在起来。不由得暗暗惊讶,看来梅子不单单是一位工作能力强的小人物啊,她背后这强硬的关系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难怪文局长会大力推荐她。这让简局长暗暗打定主意,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关照关照梅子。

在后面的行程中,简局长很省事的在话里向两位部长充分表明了态度,这就是秦东凯提出送梅子他们去苏州所要达到的目的。

(责任编辑:sty哥)
亚龙湾喜来登和美高梅相关内容

内部服务器错误 - 错误 3004

错误类型:写入文件失败。
请尝试执行下列操作: